您的位置: 六安信息网 > 美食

【春秋】看不见的手(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34:43

地下超市昏暗的出口处,黑压压地攒着七十多名手扶着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的员工。因为和回音混了起来,人群的嘈杂声就嗡嗡地响成一片。这嘈杂声充满了近在眼前的就要被解放了的紧张兴奋焦躁的骚动气息,就如同劳累了一天的骡子,终于等到了主人的手搭在了绳线的结扣上时的心情,浑身疲乏的肌肉不由得抖动着——这群人正在等着保安设完警报后打开出口门放他们出去。这近在眼前的每一秒钟比平时的每一秒钟长多了,仿佛一天的时间都浓缩在了这十几秒里了,而人们一天的忙碌就为了换来这近在眼前的十几秒钟的等待似的。
可是警报迟迟不响,人们的心更加骚乱了,但嘈杂声反而小了,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的吱呀声和轻轻的碰撞声却不耐烦地多了起来,犹如那匹骡子迟迟等不到主人的手揭开结扣,而不由得烦躁地甩开了尾巴倒跺着蹄子。可警报还不响,静下去的人群里就响起几声埋怨保安的声音。值班主管也沉不住气了,立好了自行车急急地向保安室跑去。
人群一下子静的只响着一片急促的呼吸声和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不安的吱呀声、碰撞声。忽然警报声刺耳地响了起来,人群像焰火那样心花怒放起来,欢呼声轰然四起,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精神抖擞地响成一片,就如同电影里演的埋伏着的战马听见了准备出击的命令,精神抖擞的呼啦啦站了起来。就见保安和值班主管急匆匆地跑过来。保安高叫着让人群别挡住了门,等人群混嘈嘈地往后靠了靠,保安才扬起了人们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右手,按下了遥控器的按钮,卷帘门就轰隆隆地卷动起来,市光市声就从越来越宽的门缝里越来越汹涌地奔腾进来,犹如水从越来越宽的闸缝里越来越汹涌地奔腾而出。
当门缝刚够自行车那么高的时候,前面的人就像去抢金子似的猫着腰推着自行车钻出去了。等门缝升到了一人多高的时候,人群的头早冲出了门槛,当高高的卷帘门停在了半腰中,整个人群争前恐后地顶着倒灌下来的市声市光拼命往街上冲,因为人们觉得悬在头顶的卷帘门随时会一下子落下来,把落在后面的人关在已关了灯的黑洞洞的地下超市里,就如同落在后面的羊会被狼叼住了似的。
这群人一冲到街面上就四散开来,犹如从拥挤的马圈里冲到了草地上的马四散开来了那样,解放了的轻松舒畅瞬间淹没了他们,他们陶醉在了市光市声里了,犹如炎热里的人跳进了清凉的水里了,犹如井底的工人钻到了太阳光下了,他们真想抱住这市声市光亲一口。
每当这时马叶总是头几个从门缝里钻出来的人。等她已飞驰在回家的路上,身后才传来冲出来的同事们的欢声笑语。她是如此的归心似箭,犹如出了火车站打了的直奔家来的游子。习习凉风吹动着她的鬓发和裙摆,她不时掠一掠鬓发,压一压裙摆。
她驶进了小区入口的门洞里,那位保安老头儿的脸从门房开着的小窗口露了出来,她笑着冲老头儿点一点头,老头儿也笑着冲她点一点头。她驶过门洞,驶进了朦胧的夜色里往右一拐,顺着长长的走道来到了自己的单元前停了下来,把自行车立在了走道边上的那排自行车里,然后大步流星走到了防盗门前,按响了自家的门铃。听着门铃电话铃般的响声,她又激动又踏实——她终于摸到了只属于自己的东西了,因为大千世界的东西她认为是大家伙共有的,或者是自己给人家看管着,总之自己没有一点儿作为主人支配的快感。
门铃停了,防盗门的对话器里响起四岁的女儿稚嫩的声音:“谁呀?”她那年轻母亲溺爱幼子的情态顿时从浑身的各个部位喷发出来。她不由得哑着嗓子做着鬼脸逗女儿:“你猜我是谁?”仿佛女儿就站在眼前。女儿:“你不是妈妈我就不开门了,我在等妈妈。”她的眼里滋出了泪花:“那妈妈就走了。”女儿就哭叫起来:“妈妈你别走,爸爸快开门!”就听防盗门啪一声响,女儿喊:“妈妈快来。”她应一声:“妈妈马上就来。”就拉开防盗门走进去,防盗门啪一声在身后关上了,她就觉得防盗门替她把整个大千世界关在了外面。
是她的心一跳一跳顶着她的身子一阶楼梯一阶楼梯地奔到了家门前,犹如袋子里的鸡一跳一跳带着袋子满地跑。她的脚步离家门还有一米,家门就一下子打开了,女儿就蹒跚着叫着妈妈跑过来。她前冲两步,同时俯冲般地弯下腰来,手像抢人一般伸出去卡住女儿因扎起胳膊而露出来的胳肢窝,将女儿凌空举了起来,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端详着女儿,仿佛女儿在一天之内总有个地方变化了,她一定要找出来。然后就把女儿搂在胸口,母女俩就互相热烈地亲着脸,一问一答着:“想妈妈了吗?”“想。”“哪里想?”“心心想。”……
站在门里面的丈夫就笑:“哎呀,别挡在楼道里,进来呀。”就伸手一拉她的胳膊把她拉进门里,关好了门,顺势搂着她的腰眼红地说:“这家里我好像是外人似的。”她就娇媚地乜了丈夫一眼:“又吃你女儿的醋了吧?好,亲你一口,大孩子!”就转过脸来伸长脖子去亲丈夫凑过来的脸。女儿霸道地推着爸爸:“你走开,你走开!”见推不动爸爸,就用胳膊抱住母亲的脑袋:“我不让妈妈亲你!”丈夫假装生气:“小丫头,你等着,看你妈妈不在时我怎么收拾你!”她那露在女儿胳膊外面的眼睛就佯怒地盯着丈夫问:“好呀,原来趁我不在家时你欺负女儿呀!女儿,别怕,你给妈妈说你爸咋欺负你了,妈替你出气。”女儿就委屈地撅起红嘟嘟的小嘴说:“他不让我看动画片……嗯嗯。”她说:“还有呢。”女儿:“他不给我吃雪糕……嗯嗯。”她说:“还有呢。”女儿:“他放屁臭我……”她就大笑起来:“好好,看妈妈替你出气!”就用脚去踢丈夫,丈夫装作冤枉地笑嘻嘻地躲开了:“你别听小丫头胡说,你女儿是白眼狼,你不在时紧着劲地巴结我,你一回来就给我栽赃。”他假装不依不饶地撵着丈夫打:“你别为自己撇清了,小孩永远说的是真话!”他俩一个追一个逃,满屋子跑,逗的女儿咯咯直笑。她亲一口女儿问:“妈替你出气了吗?”女儿嗯一声,她问:“还打你爸爸吗?”女儿就摇着她的脑袋说:“再打爸爸嘛!”她就说:“好女儿,咱饶了他这一次吧,要不他明天真的不去你姥姥家接你去了,你就见不到妈妈了。好了,妈妈让你爸发誓,再也不欺负你了。李洪,你向女儿发誓。”丈夫就庄严地举起右手发誓:“我发誓,再也不冒犯高贵的公主殿下了,她让我走东我就走西,她让我哭我就笑,行了吧?”她笑着啐他一口:“去去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喂,做的什么饭了?”丈夫眨着鬼眼:“你猜。”她笑:“不用我猜。来,女儿,告诉妈妈,你爸给咱做什么好吃的了。”丈夫冲女儿直眨眼:“别说,这是咱俩说好的。”可女儿狗仗人势地把脸偎在她脸上看着爸爸:“嗯,嗯,做的,做的……”她就戏谑地说:“水煮白菜,是吧?”女儿嗯一声,她就佯怒地瞪丈夫一眼,女儿高兴的身子一挺一挺的。她又说:“还有臭豆腐,是吧?”女儿嗯一声,她就假装生气地冲丈夫扬起了手,女儿高兴的笑了起来,丈夫假装害怕了,分辨道:“你别听小丫头陷害我了。喂小子,你听着,等你妈不在了我……”她气势汹汹地向丈夫扑过去:“你要怎么样?”丈夫假装闯了祸般害怕地向后退着说:“不怎么样,不怎么样,我能怎么样呢?”女儿又咯咯地笑起来。她一跺脚:“看在我女儿高兴了的份上我饶了你,还不将功补过,把好吃的拿出来!”丈夫如接赦令,一下子精神抖擞地学着饭店里的店小二高叫一声:“您先坐,我上菜去也!”就一阵风似的进了厨房,拿着架势端出了一盘柿子炒鸡蛋来,啪一声放在餐桌上,她也配合地凑过去又嗅又瞧,啧啧称赞,女儿吊在她的脖子上咯咯直笑,丈夫就云里雾里一般又飘进了厨房,端出了一盘肉炒青丝来,她又凑过去又嗅又瞧,啧啧称赞,女儿吊在她的脖子上又是咯咯直笑。就这样直到丈夫把饭菜都端上来,她才把女儿放在椅子上说:“女儿呀,看在你爸给咱准备了这么丰盛的晚餐的份上,咱饶了他吧。来,咱吃饭。”
等一家人热热闹闹吃完了饭,她伺候着女儿睡下了,就去洗了澡,免不了和丈夫恩爱一番,然后在自己的窝里酣然睡去,这时她觉得外面的大千世界不存在了,世界上只有自己的窝了。


王兵彳亍在街上,像一条饿狗彳亍在香气四溢的陌生的小吃街上,眼睛里充满了绝望、贪婪、畏怯。
夜晚的城市浸泡在梦幻般的灯光里,高楼大厦都被泡软泡酥了,一碰就能像泡酥了的饼一样掉下一块儿来似的。也就是说灯光里的高楼大厦变的虚飘了,那灯光里的人和车就显得更虚飘了,像一群群影子熙攘在灯光里。是的,在这盛夏的夜晚,人们都变成了梦幻般的动物,汹涌着梦一般的恍惚 。
王兵也恍若梦中,只是他是个阴冷的梦的影子,就如同一片白花花的快活的鱼儿里混进一条黑森森慢吞吞的鱼。他对人们的快活充满了嫉恨,那种被剥夺了自由的人对拥有自由的人的嫉恨,那种将要死去的人对活着的人的嫉恨。因为他总认为快乐对他太吝啬了,在他的一生中每讨到一点儿快乐,都要付出成倍的代价。
就拿今天来说,唯一能给他带来快乐的赌博,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史飞郎的话又响在了他的耳边:“王兵呀,我已经宽限了你三次了,就是亲兄弟也不过如此呀。你明天无论如何把钱给我送过来吧,哈哈。”史飞郎是憨厚地笑着对他说的,可史飞郎那一嘴因牙齿宽大而显得稀疏的牙,分明闪烁着狼牙的残忍的光芒。他知道放赌债的史飞郎是在笑哈哈中吃人的人,是说到做到的不放空炮的人。再说史飞郎也确实够意思了,怪只怪你为什么老要输呢!怪只怪你为什么老要想翻回本来呢!怪只怪你为什么要染上赌呢!可是我如果不赌,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一辈子除了牛马一样的干活儿,除了吃喝拉撒睡养家糊口外,就只剩下枯寂无聊了,因为人总得有点儿乐子才觉得活着有意思呀。
嗨!说来说去还是你没有钱,否则两千块赌债算得了什么呀!可现在这赌债像一把刀子似的悬在了你的头顶。是呀,去哪弄这两千块钱去呢?他的眼睛就凶狠贪婪地扫视着街上的人,仿佛这些人都欠了他的钱不还,仿佛这些人都变成了百元大钞,直晃晃地在街上走着。他的目光摸索着每个人的衣服,猜测着每个人的钱在哪揣着,更希望有钱包从某个人的口袋里掉下来,他一个箭步就冲过去……
他忽然想起经常耳闻清洁工经常能捡到钱,就后悔起自己不该小瞧清洁工,要是早当了清洁工,说不定早捡够这两千块钱了,再说清洁工现在的工资还蛮高的。唉,后悔也没用了!嘿!小子,别瞎思谋了,天上掉馅饼的事是没有的,关键是该到哪里弄钱去呀,借是不可能了,亲戚朋友早不理睬我这赌鬼了。嗨!我去抢银行吧!嘿!你有这个胆吗?唉,别逗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一阵昵狎的喧哗声传来,他循声望去,见八九个男男女女正站在三辆宝马车旁边说笑着,显然是刚从他们身后的贵宾楼酒足饭饱后出来了。他不由得站下来看他们。他们在商量着去哪里撒饭去,有的提议去射击,有的提议去打保龄球,有的提议去泡桑拿。最后提议泡桑拿的人占了上风,大家就说说笑笑钻进了三辆宝马车扬长而去。
王兵望着三辆宝马车的影子狠狠地咒了一句:“到东转盘非跟人撞架不可!”这声咒语把他吓了一大跳:“你凭什么咒人家呀?人家又跟你无冤无仇。”可继而又恨恨地说:“就凭他们是富人,他们把钱都收刮走了,也就把穷人的乐趣都收刮走了,使穷人不得不为一日三餐而疲于奔命。”“嗨!人家那叫本事,谁让你没那个本事呢!这世道只有有本事的人才能算是人,这世界是有钱有势的人的,你恨也没用,与其恨,还不如争取去做个有钱有势的人呢!”“唉,是呀,有钱人活的多潇洒,吃喝嫖赌游山玩水,怎么开心怎么来,这才不枉一生呀,可是你想争取做个有钱人就能挣取到了吗?那是人的命!你赌博不也是冲着钱去的吗?结果怎样了呢?嗨!……”
他离开热闹的大街,沿着一条冷清的街走,来到了一个黑洞洞的巷口前踟蹰一会儿,又返回去了——他一回到家徒四壁的家里就苦闷,老婆那张抹布一样皱巴巴的脸老是晃悠在他眼前让他厌烦,儿子脸上那副穷人的孩子才有的瑟缩的神气让他心疼又无奈——他眼睁睁地看着儿子重复自己低贱的一生而无可奈何。他就想,要是自己不结婚,没生这儿子该多好呀,自己这是在作孽呀!只怪自己年轻时想女人快想疯了!可这又能怪我吗?这能由得了我吗?嗐!想这些有什么用呢?现在你给家里雪上加霜,有什么脸回去见家人呢?再蹓一会儿吧。
他溜溜达达地又快到了繁华地段了。
两个年轻女人从前面一条巷口拐上街来在他前面走着,她们扭动着的裸露的细腰和在短裤里甩来甩去的圆鼓鼓的屁股吸引着他不由得跟在她们后面走。他不由得嘲笑自己:“刚才还责怪自己不该结婚呢,现在不又凶相毕露了吗?嗐!真是没办法呀!”“喂,别犯傻了,你也只能过过眼瘾,徒然撩逗起一肚子骚火来折磨自己,因为现在的女人,你没钱谁让你肏呀!唉!天下的美女都让有钱有势的人肏了,咱们这些穷人只配肏那些筛底下的女人!”“嘿!别恨天怨地的了,徒然伤肝,肏不上看着想一想也行了,什么人就有什么人的命,狗就该吃人桌上的剩菜残羹,要是上了桌子那就自找麻烦了。”

共 22949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马叶与丈夫李洪有个温馨的家,为了营造这个幸福的小“窝”,马叶俭省到了吝啬的程度。然而,一次串班,与同事相约逛街,阴差阳错地走入新开在僻静路段的金店,与欠了赌债铤而走险动了抢劫念头的王兵遭遇。从被劫持为人质,到王兵动了强奸她的念头,直到王兵被击毙,马叶都像在梦里一样混沌。但,就是这件突发事件,让马叶一家的生活陷入了一片混乱,生活一下子全都改变了,与丈夫的感情也遭遇了危机,而这一切,就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直在拉扯着马叶和他的丈夫,走得离原来的生活轨道越来越远。小说对比的手法运用得极其精妙——马叶一家与王兵一家的对比,马叶与丈夫前后状态的对比等,对人物心理变化的捕捉准确到位,创作手法娴熟,利用偶然发生的事件,刻画出人物必然会产生的改变。推荐欣赏。【编辑:三微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029002 】
1 楼 文友: 2014-10-28 17:57:00 其实,这看不见的手一直在,而且无处不在,就看人遇到事情时,如何抉择。小孩肚子疼不消化怎么办
小孩脾虚如何调理
劳力性心绞痛能自愈吗
成人纸尿片怎么使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