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六安信息网 > 健康

地震在古代從皇帝到大臣的災后反省運動

发布时间:2019-11-09 02:16:09

地震在古代:从皇帝到大臣的灾后反省运动

漫话古代的地震

地震在古代,跟今天一样,是大事今天的人们,虽然对于地震,所知不多,难以预测,但毕竟知道地震是因为什么古人没有这个条件,不晓得地震的真正缘由,但人活在世间,天覆地载,脚下的地出了大动静,非得有所解释不可,否则大家都不安心,于是,就在自家身上找原因,当政的人,不管情愿与否,都检讨自己的行为,皇帝下罪己诏天人感应,自然有动静,是人事惹的祸

其实,地震对于古人,破坏性远没有今天那么大,即便强烈地震也是如此古代的建筑,高层的不多,亭榭楼台,高至三、四层,已经很可观了,再高的就是塔了,而塔一般是不住人的一般人住的平房,即使房倒屋塌,伤人总是有限,古代又没有今天意义上的学堂,各级官学,从府州县学到太学或者国子监,都不像今天这样集中上课,私塾则在老师自家的后屋就可以办,三五个人,咿咿呀呀读书,断然不会像今天那样,一个学校成百上千人聚在一起,教学楼还往往超标高建,质量不好,一垮塌下来,一堆人压在里面除了学校,其它的公共建筑,埋人的可能性也不大,看戏的剧场不少,多半是露天的,只有唱戏的台子上有顶,其它地方空空如也,如果正在看戏,赶上地震,大家一哄而散就是加上古代的城市,规模没有今天大,人居住的密度,也大大小于今日,因此,即便赶上强震,震中赶巧在城市,死的人也不会很多,虽然历史上强震的记载,也相当可怕,动辄说 压毙男妇无算 ,但 无算 到底是多少,其实不好说那年月,很多时候,两国交兵,杀死对方几百人,也称无算以离近代最近的康熙十八年京师大地震为例,虽然也说死人无算,但灾后并没有发生大的疫情,在救灾和善后工作都谈不上的古代,这种情况说明死人不会太多

不过说起来,古代的建筑,按理说没有今天的条件建得更坚固,因为没有钢筋混凝土,不过砖木和砖石结构而已,材料间彼此的黏合,最坚实也最奢侈的也无非是用糯米汤,碰上强震,多半顶不住可是,有些特别的建筑,还真就特别结实,比如赵州桥,1000多年了,经历多次强烈地震,至今依然巍然不动北京的皇宫也是如此,康熙十八年(1679)京师大地震,民房倒塌无数,皇宫却纹丝不坏,只是考虑防备万一,才劳驾皇帝从宫里搬出来,住进帐篷

古代救灾设备有限,医疗条件更有限,因此,地震到来,政府基本上不作为,负的地方官,顶多维持一下灾后的治安,协助民间组织处理掩埋一下尸体民众对政府的要求也不高,并不指望他们做更多的事帮助灾民,如果有地方官做了一点,很可能会被老百姓总惦记着,活的时候立生祠也说不定其实,那个年月,倒是水旱蝗灾,对于国家和百姓,威胁更大,政府的防范和救助力度也要大得多,摊上这种灾害,地方官必须卖力救助,否则会被追究因为这样灾害,往往会造成大规模的民生问题,弄得不好,就会危及统治的稳定

与政府对地震灾害的基本不作为相比,地震受最高统治者的关注度却相当之高,按道理,只要在统治区域之内,那怕一点小地震,都是要被记录下来的这种事,由皇家的天文兼历史记录的部门来管,具体地说是有太史管张衡发明地动仪,不是为了预报地震(这是不可能的),而是为了更好的记录地震,因为他老兄,就是官拜太史令的

显然,在古代,地震和日食,彗星出现乃至月蚀一样,都属于一种象征性的灾异,属于上天对地上统治者的一种警告当然,地震可以造成某种具体的伤害,而日食和彗星则没有,但它们的出现,基于自身文化的某种因素,引起某种恐惧的联想,则是一样的正因为如此,地震才如此地被高度关注,关注之后,却又基本无作为天人感应的学说,是董仲舒老先生总结出来的,但在他之前,统治者也大体是这样认为的,史书上记载,每逢日食,天子都要换上一身素,戒斋若干日只要接受君权神授的学说,就得随时忍受时不时上天垂儆这种难受

说不作为,当然也不尽然,皇帝和大臣们自我检讨肯定是会有的,如果地震足够强烈,臣子的奏章一定会如雪片似的飞上来,皇帝肯定装模作样地下诏书,检讨一下近来的过失,如果赶巧刚做过某个亏心事,那么就会赶着纠正有的有心计的皇帝,也许还会借机整顿一下吏治,把某些令人讨厌,但又没有什么办法赶走的大臣赶走,或者趁机改变某些政策不是对所谓救灾不力的官员下手,也不用追究制造豆腐渣工程的者,整顿,找的都是所谓据说作为令上天不愉快的官员的在一个象征性的灾异,对于聪明的统治者,就是一个革故鼎新的机会自然,通过这些检讨和反思,受灾和没受灾的老百姓,也能得到一点心理上的安慰 毕竟,人家贵为天子,都自我批评了

什么时候都一样,政府有自我批评,比没自我批评要好

地震 态度

古代中国,地震和日食一样,都属于标准的上天垂儆性的灾异按董仲舒的说法,天人感应,地上的人做了点什么,上天会有感觉,做好事,则风调雨顺,做坏事,则降下灾异首先要负责的人,是皇帝因为皇帝虽为天之子,但其实不过人之头,作好作歹,老天第一个要跟他算账不过,有的时候,事情并不严格地按照董老夫子的规矩来,地上的人做了坏事,上天未必会降灾,反过来,有时感觉做的不错,灾害却不请自来

康熙是历史界公认的不错的皇帝,但在他的时代,北京附近却发生过一场烈度非常大的地震据《清史稿》记载,康熙十八年(1679)七月初九,京师地震惊天动地, 声响如奔车,如急雷,昼晦如夜,房舍倾倒,压毙男妇无算地裂,涌黑水甚臭 地震波及通州、三河、平谷、香河、武清、永清、宝坻、固安,当然包括今天的天津还引起了海啸,通州宝坻等地,遭海水倒灌,被灾尤重据台湾高阳先生考证,地震的确切时间应该是康熙十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清史稿》记载有误不过不管怎样,此次大地震,的确是唐山大地震之前,京津唐地区最大的一次地震大震发生过后,据时人记载,又连续发生四十次余震,没死的人,都露宿屋外,皇帝也不例外,不得不委屈住了帐篷里

然而,让人感到多少有点不对头的是,地震发生之际,恰好康熙刚刚平定了三藩之乱,同时开 博学鸿词 科,收揽明朝遗臣,于文治武功,都有所建树,属于史家于情于理都该歌功颂德之时很明显,老天爷这回冤枉了他老人家的 儿子 ,弄错了

当然,今天的人们都知道,天灾未必会在人惹祸的时候恰好降下来,就像民间传说不孝子都会遭雷劈一样,其实被雷劈死的人,未必都干过坏事,只要大雷雨天,在大树下躲雨,就差不多该到寿了不过,在那个时候,没有什么人敢怀疑董仲舒的 天人感应 ,尤其皇帝不敢,也不想,因为一怀疑,自家 奉天承运 也会跟着出问题

因此,无论老天是否弄错了,没人会跟天计较,如果是在汉朝,也许还会有人怀疑,此时是大兴程朱理学的大清,估计大家连想都不敢想,人人都在自家身上找原因,皇帝也是如此

于是,皇帝的罪己诏出来了,在虚虚花花的自我检讨之余,居然开列了国家的六桩罪过,六桩罪过,件件都是大臣们惹的祸从满汉大臣到诸王贝勒,从领兵将帅到满洲的包衣奴才,从外官到京官,一个都逃不掉,言外之意,地震都是这些人欺压百姓招来的与此同时,皇帝还广开言路,号召臣子们在提建设性意见的同时,也提一点批评意见

就这样,一场灾后的反思检讨运动开展了,所有有资格说话的大臣都在找不足,不足也就真的被找出来很多显然,即便所谓康熙盛世,国家一样问题多多,三藩之乱虽然平了,但平乱过程,官军和叛军,都一样杀良冒功,战乱对百姓的扰害,跟遭了灾也差不多少各地官员,趁着战乱,中饱私囊,欺压良善,也不少见开特科取士,得意的,也无非是若干文人学士,前明遗臣,干老百姓底事煌煌的文治武功下面,不那么煌煌的事,还就是不少,检讨一番,此后一段时间,至少国家的吏治还真的清明了不少

当然,这种反思和检讨,很像是郢书燕说,人跟老天错会了意,借着原本跟吏治不相干的灾异来说事不像今天这样,去检讨防灾的措施,救灾的体系,如何加强灾情的预报等等然而,这样的错会意,老天并不见怪,而这样的检讨,对于国家,对于百姓,却是有好处的地震是天灾,面对几乎是不可抗拒的天灾,人能做的,除了行动,关键是态度,人的态度,对人渡过灾难,以及灾害重建,往往有决定性的作用

总之,面对灾异,人要反思即使在迷信氛围里的反思,对国家,对黎民百姓,也有好处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