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六安信息网 > 科技

至尊透视眼 第171章:得寸进尺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6:34

至尊透视眼 第171章:得寸进尺

陈娇先是愣了下,反应过来怒斥道:“你敢上前一步,我立刻报警!”

苏哲耸耸肩:“报吧,反正我也要报警告你栽赃嫁祸,正好我可以连费都可以省了。”顿了下,苏哲转过头对旁边的经理喝道,“还站着干什么,让人抓住陈娇,证据就在她的里面的口袋里!”

经理立刻回过神来,示意两个男销售员上前一个抓住陈娇的手臂,他开始在身上乱摸起来。

陈娇惊慌失措,不断挣扎,嘴里喊道:“非礼呀!强/奸呀

,可以独享这一片区域。”

“你胡说,明明是你们卖假货!”陈娇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到了这个地步,唯有一口咬定瑞鼎珠宝卖假货。“就算陈家要开分店,我又没蠢到像猪,何必要用这种方法。再说就你一家瑞鼎珠宝,名气又不大,怎么能够跟陈家珠宝相比,我有什么好怕的!”

苏哲呵呵一笑,眼里尽是嘲笑:“陈女士你也觉得自己蠢得像头猪呀,还好你没蠢得像头驴,知道自己还是头母猪。”

“轰”一声,在场的人大笑起来。

陈娇恼羞成怒,涨红脸怒道:“苏哲你别太嚣张,你还没拿出证据,凭什么说我栽赃!”

苏哲满嘴啧啧,“陈女士,一个人脸皮要厚到哪种程度才会死不认帐的,哦,忘了你是整容的,脸皮厚一点无所谓。既然这样,我就让你死得心息。”

用目光示意一下经理,早就准备好的经理拿过几张宣传单甩到陈娇的面前冷声说:“睁大你的猪眼看下,上面宣传单的玉镯子是不是和眼前这一对是一模一样的!别跟我扯什么鸡/巴这只是图片,我可以用360三围立体无死角给你证明。”

没给陈娇缓气的机会,苏哲重重拍着玻璃柜台。

“陈娇,本店从开张到现在都没卖个假货,你故意栽赃嫁祸,让店里在短短半小时当中损失的成交量超过一千万。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赔偿损失,二是我交给警方来办!”

说完苏哲拿出,做出拨的手势。

陈娇心一慌,本来还能够坚持,让苏哲占了先位;又因为作贼心虚,立刻阻止道:“不要报警,我承认是我故意栽赃......”

绝对不能报警,事情一旦闹大,到时影响的不单是她的声誉还是整个陈家的声誉。做为外嫁出的女儿,尽管她前不久刚离了婚,但是家族生意占据的股份只有那么多。

这些日子她磨了陈丰山很久,才准备开股东大会给她增加5(百分号)。事情如果闹大,这5(百分号)的股份绝对是没有了。

“只要不报警,我答应按照价格的十倍赔偿。”陈娇是认栽了,她本来想故意给瑞鼎珠宝栽赃,说不定看在她这次的功劳,能够多要一点股份。

没想到偷鸡不成撒把米,碰到苏哲这个煞星,如果手里有刀,真恨不得一刀将他刺死。

陈娇都同意十倍赔偿,苏哲不会将人逼得太紧。

做完交易,陈娇愤然离去。

“陈女士你忘了一件事了。”苏哲叫住她。

陈娇转过头满脸怒火:“钱我已经赔了,还有什么事?我告诉你苏哲,不要得寸进尺,我陈娇也不是好欺负的!”

咬着牙看着苏哲狠声道:“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到时你就是跪下来求我,都没用!”

说完话,陈娇蹬着步子快速离开。

走到门口,有一对情侣进来挡住她的去路,让她愤怒的推到一边。

处理完陈娇的事情,经过刚才这么一闹,店里的人知道苏哲这个大老板亲自过来,那条项链自然不会再收钱。

不过苏哲当个销售员,很清楚一件东西卖出去的提成对他们有多重要。就算不开单,特意让人将那名女销售员的提成给记进去。

钱赚多赚少是另外一回事,员工应有的福利不能够剥削,这才是一家公司走得更长远的经营之道。

因为陈娇的事情影响到部分顾客买东西的心情,苏哲直接宣布凡是今天在六点之前,所有珠宝打7哲。本来活动之日也才打8.8折,突然间又降了折扣,自然让大家很满意。

唐雨在得知苏哲是瑞鼎珠宝的董事长,从店里出来坐进车里都没消化这个消息。

“是不是让你感到很惊讶?”苏哲问道。

唐雨点点头。

苏哲伸手在唐雨脖子摸着刚买的项链道:“其实这个身份我不想曝光的,今天是迫于无耐才说出来。希望你帮我保密,我觉得还是当一名低调的土豪好了。”

唐雨再次点点头。

苏哲很满意唐雨的表现,,刚站起来,眼前一黑,整个人差点往唐雨身上扑过去。

撑住椅边,苏哲艰难的坐回去,拍着额头,脸色变得很难看。

唐雨觉察到苏哲的不对劲,焦急道:“怎么了?”

苏哲按住太阳穴,此刻头昏不已。睁开眼睛,眼里变得朦胧。努力的眨了下眼睛,挥了挥头苏哲睁开眼,眼前的视线才开始慢慢恢复,接着头上的疼痛也可以消失。

头仰在,苏哲闭目休息好一会才重重的舒一口气。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又发生这种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年后不久有过一次,当时苏哲正开着车,突然间身体就晃一下,头发昏伴随着剧烈疼痛,连眼前的视线都变得模糊。

好在当时不是在繁忙的路上,不然他在急促刹车时肯定会让后面的车子撞上来。

那次的状况苏哲没放在心上,每个人都会如此,在某一瞬间,突然像无魂主一样,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不过这次再出现这事,苏哲不得不生出警惕。

此刻他心里想到的会不会与潜伏在体内无法消除的铜中毒有关。

“你怎么样,别吓我。”唐雨急得就要哭起来。

苏哲转过头看到唐雨焦急的表情,眼眶里的泪水快要夺眶落下。盯着她的脸颊好一会,苏哲缓声道:“我快要死了......”

唐雨身体怔住,不知道苏哲这话是真是假。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贵不贵
沈阳脑康中医院技术怎么样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如何走
沈阳脑康中医院排行怎么样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